<sup id="kwecq"></sup>
<acronym id="kwecq"><center id="kwecq"></center></acronym>
<tr id="kwecq"></tr>
<rt id="kwecq"><optgroup id="kwecq"></optgroup></rt>
<acronym id="kwecq"><center id="kwec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wecq"><small id="kwecq"></small></acronym>
<acronym id="kwecq"><small id="kwecq"></small></acronym><acronym id="kwecq"></acronym>
<sup id="kwecq"></sup>
<sup id="kwecq"><center id="kwecq"></center></sup>

新聞頭條

新聞頭條 - 今日頭條
實時發布最新新聞頭條,新聞資訊,今日新聞資訊,最新新聞,熱點新聞資訊!

漫畫平臺,再無“孤軍”

原標題:漫畫平臺,再無“孤軍”

原創: 三聲編輯部

漫畫平臺的獨立競爭階段已經終結,當其作為補充環節融入到更大的生態體系中,背后是IP、社區、電商和流量四種力量下互聯網新格局的悄然誕生。

作者 | 黎佳瑜

編輯 | 張一童

設計 | 范曉雯

8月27日,快看漫畫創始人&CEO陳安妮發布內部信,宣布快看獲得騰訊1.25億美元的戰略投資。

實際上,這是騰訊第二次對快看進行投資?!度暋罚ㄎ⑿殴娞朓D:tosansheng)獲悉,騰訊此前一輪已向快看投資數千萬美元。在本輪戰略投資后,騰訊成為快看的第一大機構股東。根據《三聲》了解,原股東字節跳動退出股東行列。

這場交易也意味著,市場對獨立漫畫平臺價值的重估與整合迎來了重要的標記號——在網易漫畫被B站收購、漫漫漫畫被連尚文學收購以后,最后一個獨立的頭部漫畫平臺也選擇了自己的陣營。

快看漫畫創始人、CEO陳安妮

以內容起步的獨立漫畫平臺目前尚未能超越線上出版社定位,在商業模式上實現足夠有說服力的突破。當二次元行業整體遇冷,缺乏資本輸血的漫畫平臺必然要并入更大的文娛體系,成為其中的一個工具與環節——漫漫漫畫成為wifi萬能鑰匙海量流量的出口之一,騰訊動漫、愛奇藝動漫被定義為IP孵化器,嗶哩嗶哩漫畫融入B站社區的多元組成。

快看漫畫寄希望通過“IP+社區”完成獨立轉型,并且推動技術的介入與進步。但以騰訊戰略投資快看為標志,漫畫平臺的獨立競爭階段可能已經結束,新的故事發生在它所服務的更高維度的生態互動中。

陳安妮在內部信中表示快看將維持獨立運營,稱被騰訊收購是“子虛烏有”,在當天上午的媒體交流會中,她再一次強調了快看的獨立性。

但在未來可能的業務融合和生態連接中,快看可能很難像B站那樣保持自己的生態獨立和資本平衡,來自騰訊大生態的影響一定程度上將長期存在。

獨立漫畫平臺的競爭已經終結,以漫畫平臺的整合為契機,由IP、社區、電商與流量四環相扣的互聯網新格局正在悄然誕生。

01 | 互為必選項

無論是騰訊還是快看,對于這場交易的雙方而言,彼此既是最佳選項也幾乎是必然選項。

二次元是騰訊在內容領域的重要賽道之一。從2012年開始,騰訊在該領域的布局與投入都顯露其建立絕對壟斷優勢的決心。

通過幾乎覆蓋全產業鏈的密集投資,騰訊不斷強化著自身的控制力。騰訊在二次元領域投資超過33家公司,其中既有上游頂級內容供應商,也囊括了漫畫、動畫制作公司和版權代理、衍生品開發公司,甚至還包括有著一定競爭關系的青年文化社區B站。今年上半年,騰訊還密集投資了虛擬影業、百漫文化、風魚動漫、分子互動等二次元領域的公司。

作為上游IP的核心源頭,漫畫平臺是騰訊在二次元領域的主控業務之一。去年9月,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成立后,包括騰訊動漫、騰訊視頻、波動星球三者在內的“小生態”初具形態,打造出“IP孵化-動畫運營-社區運營”的閉環。

很長一段時間里,在用戶、內容等多個維度,漫畫平臺的競爭實際上是騰訊動漫與快看兩家平臺的持續競爭。包括B站、快看等在內,垂直賽道下,騰訊慣于以投資方式獲得外部盟友的支持。在去年快看的D輪融資中,也可以看到騰訊的參與。

對于押注動漫IP開發的騰訊而言,快看團隊在內容方向上的能力是另一個吸引點。不同于騰訊動漫以投資頭部CP的方式獲取優質內容,快看主控著另一種內容開發方式,成熟的編輯團隊往往深度參與到漫畫內容的前期策劃過程中,并擁有一套較為成熟的方法論。

騰訊也是快看最合理的選項??炜丛谏弦惠喨谫Y中的估值已經接近7億美金,面對一家昂貴的頭部漫畫平臺,有意愿和有能力的參與者寥寥無幾。

在可能的戰略投資方中,B站已經收購網易漫畫;曾在C輪融資中參投快看的字節跳動對于內容業務的驅動性一向有限,并且已經并購二次元社區“半次元”,《三聲》獲悉,字節跳動已經退出快看股東行列;在社區打造和流量轉化上進展有限的漫畫平臺顯然也不在長于電商開發的阿里的心意表上。

在文娛領域,以泛娛樂生態和IP孵化為核心邏輯的騰訊在業務層面和快看有著更強的匹配度。從自身發展來看,資本支持之外,無論是深度孵化IP,還是繼續推進社區打造,在文娛生態和流量兩方面都擁有絕對優勢的騰訊也將給予快看更多支持。事實上,在本次投資之前,圍繞《快把我哥帶走》、《魔道祖師》等IP,雙方已經有了業務層面的深度合作。

通過并購控股補足自生業務的打法已經在網文、音樂等多個領域被騰訊運用,但陳安妮否認快看已被騰訊收購,她表示公司創始團隊仍然是第一大股東,快看將繼續保持獨立自主經營。

騰訊與快手的合作具有一定的參考性。盡管沒有直接并購快手,但通過對快手的多輪投資,騰訊對快手的持股比例將在30%到40%之間。在短視頻、直播等多個領域,快手成為騰訊框架下的重要參與者與助力。

目前,騰訊對快看的持股比例還遠未到達這一數字。但根據估算,在本輪戰略投資后,騰訊將成為快看的第一大機構股東,在董事會中擁有一定話語權。陳安妮也在當天上午的媒體交流會中透露,未來,快看將與騰訊相關業務部門展開合作。

不同于左右平衡且自建生態的B站,作為IP開發鏈條中的重要一環而存在的快看未來可能比較難在與騰訊文娛生態的整體連接中始終保持獨立和平衡。來自騰訊大生態的影響可能將長期存在。

02 | 不再獨立的漫畫平臺

快看加入騰訊陣營是這場縱貫整個行業的平臺大整合中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和節點事件。

以閱文為代表的的網文平臺曾是漫畫平臺對標的重要對象。樂觀者相信,讀圖將取代文字成為新一代年輕人的主要閱讀方式,以此為基礎,漫畫將成功打通付費閱讀和IP孵化兩條商業模式,并支撐新的平臺和上市公司的誕生。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基于內容和出版模式下的IP孵化曾經是漫畫平臺講述的主要故事。盡管頭部漫畫平臺也產生了包括《狐妖小紅娘》、《一人之下》和《快把我哥帶走》等在內的諸多IP,但爆款IP的誕生具有偶然性,中國特殊的產業開發環境也使得在這一開發鏈條中,上游IP源頭在控制力上處于最劣勢。

漫畫平臺也曾試圖通過面向C端的內容付費實現自我造血。包括快看、騰訊動漫與微博動漫在內,多個平臺開始扶持付費內容,并嘗試多樣的付費方式。

有漫畫內容生產公司向《三聲》(微信公號:tosansheng)表示,2018年以來,平臺采購意愿的變化正在促使更多CP轉向付費內容和流量內容的生產,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傳統的故事型漫畫創作方。

網文付費模式的成立一定程度上依靠其UGC生態下極低的內容生產成本和極高的內容生產效率。閱文2019年上半年財報顯示,閱文集團累計作品數量1170萬部,原創作家數量達到780萬人。不同于網文,有著更高創作門檻的漫畫注定以PGC為主要生產模式,這造成了漫畫內容供給側的不足。在快看漫畫面向全網的數據統計中,全網漫畫總量僅為20萬部左右。

以PGC為主的生產模式也意味著漫畫的生產成本要遠高于網文,目前平臺的采買價格普遍在每格100元左右。頭部版權的采購更是一度達到難以置信的高度,去年,騰訊動漫曾經以3000萬人民幣的價格獲得幕星社旗下兩位漫畫家作品的獨家刊載權。

漫畫平臺需要更高的付費收入覆蓋內容成本。實際情況是漫畫用戶的總量和arpu值還達不到理想水平,有限的用戶數量和內容也使漫畫平臺在“流量-廣告”的商業模式上難以成功。

漫畫平臺曾經依靠資本輸血和外部導流實現持續增長,但當二次元行業在資本市場整體遇冷,伴隨著外部支持的消失,問題迅速出現。

去年7月起,咪咕動漫、大角蟲等漫畫平臺先后被爆欠薪,可米酷等中小平臺以“擺爛”收場,曾以9億價格收購“有妖氣”的奧飛娛樂也在今年1月尋求出售“有妖氣”的部分資產。

對漫畫平臺的價值重估與行業整合由此開始,漫畫平臺紛紛吸附于更大的生態體系。騰訊動漫、愛奇藝動漫被明確為IP孵化的內容庫,B站收購網易漫畫以開拓社區的多元組成,漫漫漫畫則被連尚文學收購成為wifi萬能鑰匙的流量出口之一。

作為第一梯隊中僅存的獨立漫畫平臺,快看一直試圖自己完成對“內容+”生態的構建。

快看實際上已經意識到,以內容聚集起的數量巨大的年輕用戶將為平臺創造更多可能。

通過對算法技術的運用和長內容智能分發的實驗,快看試圖對已有內容和用戶做更精細的運營。這其中還包括對社區的進一步打造,2018年,快看將原本只允許作者發帖的“V社區”升級為面向普通用戶無發帖限制的“世界”。

快看漫畫的“世界”版塊

但在轉型過程中,無論是IP開發還是社區打造都需要漫長的周期,而實際情況是,市場和資本耐心有限,漫畫平臺的獨立競爭階段已經結束,行業整合開始加速,新的故事發生在更高維度的生態互動中。

03 | 新格局

當最后一個頭部獨立漫畫平臺最終選擇陣營,在這場漫畫行業的大整合中,一場由IP、社區、電商與流量四環相扣的互聯網新格局已初具形態。

作為IP邏輯下的“頭號玩家”,通過內部生態整合、對外戰略合作、投資與并購等方式,以二次元領域為代表,騰訊已經建立起對內容整體開發鏈條的強大控制能力,并依然在進行持續投入。這也是為什么騰訊對以內容為主導的快看展現出了最強的欲求,并最終將其收入囊中。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電商邏輯驅動下的阿里,阿里幾乎未參與到任何一家漫畫平臺的收購整合中。對于為電商業務積極尋求流量入口的阿里而言,相比于在形態上更接近于閱讀工具的漫畫平臺,B站、小紅書等新流量平臺更具吸引力。

在騰訊與阿里的“雙巨頭”格局下,擁有獨立能力的流量社區正處在一個微妙的位置。B站是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之一。同時擁有騰訊和阿里兩位股東的B站,以社區為基礎,通過投資等方式,逐漸構建起自己的產業閉環和獨立生態。并在電商、游戲等多個業務領域,在兩者之間保持著獨立決策能力和商業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以連尚文學收購漫漫漫畫為代表,新玩家的入局帶來了新的變量。流量玩家已經用免費模式在網文行業攪起波瀾,而漫漫漫畫創始人王玲更是直接表示“并購是為了繼續打仗”。流量模式的啟示性還在于,在以東南亞為代表的海外市場,以及廣大下沉市場,中國公司正以此攫取更多商業可能。

由IP、社區、電商與流量四環相扣的新格局,將不僅局限于漫畫賽道,在更廣泛的移動互聯網世界,在可預見的未來里,競爭與合作都將從中誕生。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系授權

閱讀原文

贊一下
新聞頭條
上一篇: 上線一個月,機器之心Pro都有哪些更新?
下一篇: 返回列表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推薦

隱藏邊欄
甘肃兰州| 吉林长春| 靖江| 咸宁| 巴中| 衡阳| 朝阳| 吉林长春| 金坛| 芜湖| 保亭| 德阳| 黄山| 珠海| 石河子| 宜春| 任丘| 吕梁| 泗阳| 凉山| 海宁| 宁波| 内江| 昌吉| 宝鸡| 宁波| 潜江| 威海| 湖州| 石河子| 泰州| 扬州| 启东| 绍兴| 通化| 佛山| 吉林| 信阳| 南阳| 宣城| 本溪| 济源| 甘南| 安徽合肥| 衡阳| 东方| 甘南| 白银| 霍邱| 阿里| 沛县| 汉中| 启东| 来宾| 五家渠| 库尔勒| 海南| 长治| 池州| 丹东| 昭通| 龙口| 邹城| 荆州| 长垣| 无锡| 汉川| 周口| 濮阳| 神农架| 吉安| 博尔塔拉| 潜江| 青州| 大庆| 瓦房店| 慈溪| 清徐| 荆州| 巴彦淖尔市| 安吉| 济南| 廊坊| 公主岭| 张北| 绥化| 甘南| 南充| 邹城| 宣城| 临汾| 景德镇| 如皋| 泸州| 广元| 巴彦淖尔市| 六盘水| 迁安市| 锡林郭勒| 达州| 黄冈| 茂名| 唐山| 吕梁| 临汾| 清远| 香港香港| 临猗| 锦州| 馆陶| 武安| 启东| 泰兴| 海丰| 漳州| 邳州| 白银| 广饶| 济南| 山南| 宜宾| 湛江| 蚌埠| 扬州| 齐齐哈尔| 眉山| 临猗| 慈溪| 吉林| 松原| 清远| 黑河| 阿坝| 咸阳| 天门| 安徽合肥| 昌都| 桓台| 海拉尔| 克拉玛依| 甘肃兰州| 承德| 保山| 宁德| 中山| 廊坊| 海拉尔| 大庆| 嘉善| 海南海口| 三亚| 东阳| 焦作| 焦作| 涿州| 毕节| 泰州| 嘉兴| 永新| 阿里| 永新| 屯昌| 深圳| 信阳| 东台| 建湖| 汕头| 澳门澳门| 雄安新区| 山西太原| 浙江杭州| 周口| 青州| 桐乡| 清远| 玉林| 任丘| 广安| 桂林| 武威| 吴忠| 鞍山| 凉山| 牡丹江| 恩施| 招远| 邯郸| 石河子| 湖州| 张北| 燕郊| 河北石家庄| 天门| 神木| 章丘| 邹平| 台州| 启东| 邵阳| 遂宁| 葫芦岛| 江西南昌| 佳木斯| 洛阳| 玉溪| 攀枝花| 武威| 莱州| 遂宁| 象山| 海北| 台湾台湾| 河北石家庄| 大庆| 肇庆| 乌兰察布| 桐城| 六安| 咸宁| 广汉| 灵宝| 三亚| 吴忠| 益阳| 海门| 铁岭| 枣庄| 崇左| 昆山| 海北| 连云港| 蓬莱| 武安| 阿勒泰| 沧州| 江门| 玉溪| 柳州| 莱州| 伊犁| 正定| 衡阳| 义乌| 如皋| 垦利| 通辽| 三河| 海西| 邹平| 榆林| 保亭| 大兴安岭| 阿里| 诸暨| 大丰| 雄安新区| 鹤壁| 长垣| 靖江| 怒江| 乌兰察布| 玉林| 琼中| 通化| 鞍山| 徐州| 海南海口| 海北| 丹阳| 咸宁| 枣阳| 柳州| 昌吉| 甘南| 张北| 吉林| 泉州| 大庆| 梅州| 辽宁沈阳| 盘锦| 东莞| 运城| 曹县| 桓台| 东阳| 浙江杭州| 莱州| 日喀则| 赵县| 邯郸| 沭阳| 溧阳| 盐城| 六盘水| 钦州| 铜川| 温州| 明港| 泸州|